博客网 >

你是难以回去的昨天
(2007-08-21)

苏茗在三年后的七月离开了公司。办完离职手续的那一天,她便买了去昆明的火车票,下午16:45分出发,次日清晨6:00到达。火车车厢并不如她想象中那么污脏。从此以后就是一个人了,她在黑暗中幽幽的想。有一丝对未来不确定的怅惘,又有一丝自由的小小欢喜。

她想在那里如果遇到谁,便跟着他天涯海角的去了。继而又想,如果遇到一个人谈一场恋爱,然后离开,这样他便永不会发现她的纠缠,她的歇斯底里,他记得的便只是阳光下温柔如水的女子。这样胡思乱想着便沉沉睡了过去。

火车抵达昆明时,天朦朦亮,云南有些凉,打车到了著名的桥香园吃过桥米线,滚烫的汤满满的一大碗,各式各样配菜一咕脑全倒了下去便吃了起来。

吃饱喝足,寻了方向到汽车站坐上开往丽江的车。

七月是旅游旺季,丽江城人满为患,抵达时已是傍晚人潮依旧涌动。苏茗一个人到象山市场吃了丽江粑粑和腊排骨,丽江出奇的冷,寒如南宁的冬天。苏茗沮丧的想皮箱里带的裙子和吊带衫都派不上用场了,也许应该去买一条披肩。

走出象山市场的时候,华灯初上。每当夜幕即将降临的时候,苏茗心里总会泛起一种莫名的恐慌。她急急招了一部车,往束河方向驶去。

想不到束河也人满为患,经过四方街的时候,许多人围着篝火跳舞,甚是热闹,她看着快乐的人群微笑,心里盘算着明天晚上也来凑凑热闹。

走在束河的石板路上,没有月光,灯火辉煌。她耐心的审视每一家客栈,经过守望的时候,停了下来,她想就是这里了。

选了一间向阳的房间,拉开帘子就能看到阳光和人群。经过一天一夜的奔波,总算安定了下来。

次日醒来,门外已有人群在走动,团团队队经过门前,当地人牵着马走过不厌其烦的问路人,要不要骑马?苏茗探出头来看丽江今日是否依然寒冷。看到店主赵栀正在院子护理花草,便问:“你说今天会不会冷呢?”赵栀笑着说:“今天没下雨不会很冷。”

苏茗翻箱倒柜的找衣服,因为南宁的炎热,没料到与丽江的差别这么大,她寻思着也许应该到新城去买些厚衣裳。

束河天气时而晴好,时而细雨连绵。苏茗哪里都没有去,安安静静的呆在守望里过了一个星期。有一次晒着太阳时突然想念一个人,便给他打电话。电话接通了,苏茗说:“是我,最近还好吗?”那边的人说:“哦,这是你的新号码吗?我现在正忙,回头再给你电话。”苏茗怅然的挂断了电话,阳光洒在她的身上,她坐在藤椅上,把脸埋进头发里让眼泪轻轻的掉了下来。苏茗到现在还记得,那天她穿了一件波西米亚火一样颜色的长裙,坐在阳光里想到遗忘原来不会因空间的变迁而得以实现。

遇到方菲的那一天,苏茗正坐在院子里看书,漫不经心的晒着太阳,脸上摸了36SPF的防晒霜。方菲进来便坐在苏茗的对面,问她今天的阳光怎么样?苏茗答:“很明媚。”。

方菲提着一袋行李住在了苏茗的隔壁。同一天来到的还有一拨北京客人,其中还有两个漂亮的混血小男孩儿。

小男孩儿在院子里追逐打闹,会说中文,有时夹杂英语。苏茗过去逗他俩玩,不一会便混熟了,孩子的父亲出来,笑容可掬也是和善的人。

苏茗有时候怀疑,到底哪一面才是真正的我们?是善的一面还是恶的一面?是美好还是厌倦?面具带久了便已溶成你的表情,嵌在血肉之中,成为你身体的一部份。

两个小孩儿极为可爱,吃饭时认认真真把面前的食物吃完,苏茗笑着逗小哥哥:“你皮肤这么白,是不是偷了哪个姐姐的粉来搽?”他咭咭的笑着也不回话,直往苏茗怀里钻。

中午的时候,北京人民去了拉什海骑马,方菲去了水的尽头,苏茗照样吃饱了和小猫一起晒太阳。吧台里断断续续传来许巍的歌声,苏茗跟着轻轻和:“我不顾一切的拔涉千里,只为再次见到你……你的容颜盛开在天边……”

晚上八点,所有的人都回到大本营,众人商议一起去泡吧,一行人等来到一个小酒巴,有人在敲鼓,有人在弹冬不拉。苏茗拿起墙角的吉它胡乱拨弄,其它人在一旁玩游戏,绞尽脑汁各式各样的游戏都玩遍了,此时另一桌的人也加入进来,热热闹闹的聚成一桌,有都市里精明强干的商人,有街头随处流浪的歌手,丽江这片土地,最吸引人的便是这样的人文环境,苏茗又喝多了,醉眼朦胧的看着人群一直在笑,上帝向她开启了另一扇窗,她从未见过的另一番景象,如此美好。她闭上眼,流浪歌手在唱着不知名的歌谣,像鹰流浪荒漠上空时发出的声音,孤独而坚定。人们在轻轻打着节拍,所有的人都安静了下来。

第二天,苏茗一直睡到下午才起来,其它的人都不见踪影,只有方菲坐在院子里看书。方菲披着一条披肩,自有一番风情。苏茗在方菲的对面坐了下来,两人闲闲聊天,方菲打算去香格里拉,苏茗则要前往泸沽湖。

流浪歌手恰好经过门前,看到她俩便进来一同聊天。不记得都说了些什么,天色渐晚,流浪歌手站起来说:“感谢你们让我度过了美好的一个下午。”便离开了,苏茗心中微笑,这样的人,无畏无惧的随意飘荡,他没有钱,没有种种欲望的困扰,他自由快乐。

方菲联系了客栈里的其他人一起去香格里拉,而苏茗决定独自去泸沽湖。

苏茗第一次听Loreena Mckennitt 的 Prologue便想到了泸沽湖,仿佛某个未经世人踏足过的禁地,在天边,当晚霞满天时,在湖水的边沿处显现入口,隐隐约约的耳边便传来这样的召唤,古老而神秘的女儿国,幽静凝重。苏茗当然知道这只是她臆想中的泸沽湖,真正的泸沽湖到底是什么样的呢?

泸沽湖水这样蓝,有人说她是高原女神流下的一滴眼泪。

关于泸沽湖的种种,苏茗回来之后却从未与人提及半句。仿佛未曾去过,也许那里让她失望,也许那里在她心里是一片净土,她不愿与任何人提及。关于泸沽湖的种种,只能存留于苏茗心底了。

苏茗从泸沽湖回来后给方菲发了信息,问她现在哪里,方菲说在丽江泡吧呢。

是夜,二人结伴去著名的樱花屋,方菲穿了一件低领的细亚麻吊带,胸前的玫瑰刺青引来无数男人惊叹的眼光。苏茗只着一件普通的T恤,这样的装扮在灯红酒绿里毫不起眼,她毫不在意乐于充当陪衬的角色。

叫了两支啤酒,坐在吧台边看帅气的纳西族小伙唱歌,还有安静的吉它手在一旁伴秦,这是一个充满暧昧的酒巴。期间源源不断的有人把酒及其它食物送过来,隔壁的鬼佬和角落的青年,频频举杯示意。苏茗只是笑,主角并不是她。(你爱的是我的灵魂还是我美丽的容貌?你爱的是柔软的丝质长裙还是粗糙的麻布衣裳?)灯红酒绿之下,谁还在乎皮囊下的灵魂?每个人心知肚明假浪漫之名寻找的不过是片刻欢愉。

此时有人在台上唱《蓝莲花》:没有什么可以阻挡,我对自由的向往……苏茗抬着看,原来是弹吉它的男孩儿。留着长发,沉默,有纯流澈的声音。苏茗怔怔的想起了她的哥哥路远,那也是个行遍万水千山的流浪歌手,脸上有平和的忧伤。一年前仍在丽江,热爱这片土地,最终仍然离开。

所有的人都只是过客,歌舞升平原来只是一时的假象。

方菲忽然拉着苏茗的手说:我喜欢唱歌的那个男孩儿。苏茗道:“那你快去表白。”方菲此时又扭捏起来,苏茗笑笑不予理会。

已是午夜两点,两人都微有醉意,弹吉它的男孩儿坐在边上休息,苏茗手边仍有一支未开启的青岛纯生,便顺手递给那男孩儿,男孩儿却摆手道,我不喝酒,谢谢。

苏茗不以为然耸耸肩,问方菲:“还有一支酒怎么办?我是快不行了。”方菲豪迈的一挥手:我来!说着就把酒干了。

音乐停下来,你将离场我也只能这样。

走出樱花屋,站在桥上看月亮,月光与一年前一样妩媚,如同此刻方菲的脸。苏茗拿起手机,想给谁打一个电话,犹豫半晌,又播通了那个号码,却是忙音,苏茗固执的一再重播,却无法得到回复。月光洒在她身上,丽江的夜晚微微的寒。她不去想那人为何不接她的电话,离开了,她的一切本就与他再无任何关系。

她想了想,转而给林之然发了条信息,只问睡了吗?他说还没有。她说,我有些想你了。

苏茗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对林之然说这句话,也许因为酒精的麻痹,也许只因为月光的美丽,也许只是寂寞的借口。

林之然说想我了就快些回来吧,我一直都在等你。苏茗笑笑,把所有短信删除。

她只是寂寞罢了,在这样一个异乡的夜。

回到客栈的时候,已是凌晨三点。丽江便是这样让人安心的地方,即便是两个单身女子,也没有想过在都市里出现的种种危险,那些事情仿佛离这里很远。

次日二人拖手去逛街,穿梭于大街小巷之间,不厌其烦的试碎花的长裙,刺绣精美的吊带上衣,丽江渐渐变成与其它景点一样的城市,成群的旅游团,你来我往,走到哪里都能看到一拨一拨头带各种颜色帽子的人,苏茗顿觉无趣,丽江原来与别处没有两样。

她与方菲漫无目地的乱走,不知觉走入一处偏静处,许是还没开发的商业区,铺面已装修完毕,却都大门紧锁,阳光照在光滑的石板路上,苏茗忽然觉得有些厌倦了。回到人群中,继续穿梭于大街小巷之间,心里响起一首歌,如阳光洒下:“你是记忆中最美的春天,你是难以再回去的昨天……”苏茗加快了脚步,她想,是到回去的时候了吧。

这时电话响起,电话的另一端说着粤语,苏茗想了许久没听出是谁,半晌方记起昨天在樱花屋门口遇到的一个男子,两人当时都微有醉意,互留下电话号码就离开了,想不到这人却真的打来电话。

苏茗与方菲在科贡坊的桥头看到了两个戴眼镜的男子,四人一起来到阿酷咖啡吧坐下,方菲舒舒服服的倒在沙发上,苏茗观察周围人群,窗边有人打开了手提电脑,专心致志喝着咖啡在上网,另一桌很多人聚在一起不知是旅途相识的伙伴还是一起来到丽江的朋友。

方菲向同坐人在谈论问题:如果有两个女孩子,一人丑陋而心善,另一个美丽而心恶,你们选哪一个?两位男士各选其一,方菲对选丑而心善的人说:你是成熟的。对选取美而心恶的人说:你是诚实的。

苏茗在一旁想,真有一美一丑两人出现在眼前,料想答案一定就一致了。

苏茗拿过在墙上的留言本,也在上面书写,只一句:你是难以再回去的昨天。

你是难以再回去的昨天,一切都不再如初见。

一年前她来到这里,第一次见到丽江惊叹得无法形容,这座繁华与宁静并存的古镇,充满了传奇色彩的人们。那一年路远指着远方问她,南宁有没有这么蓝的天;那一年梅里的清晨雪花纷飞她站在飞来寺无人的街道上用手承接雪花的降落;那一年松赞林寺酥油茶还那么香,那一年维西上空的星星美丽如一个城池钻石的散落,她再也没有见到比那更美的星空。

再回来,一切都不再让她惊叹,她想也许是她长大了。

晚上男子约她俩去泡吧,苏茗又穿起那条火一样颜色的长裙,头发上还有残留洗发水的花草香,这夜开始有人约她:“嘿,到这边来坐一下。”她只笑着摇头,也许衣裳要比人漂亮,否则为何人们都只看到了衣裳的美丽?方菲又去吧台看弹吉它的男子,苏茗则在一旁看人们抢夺一本樱花屋语录。

男子坐在苏茗身边,以一种暧昧的姿势,苏茗也不是刻板的人,笑笑不以为意。酒过三巡,苏茗找了个借口与方菲离开了樱花屋。回到客栈后,收到一条信息问:“我俩的艳遇呢?”苏茗想起来丽江时在火车上的念头,哑然失笑。男子不是她要的那一型,便回复:“怎么?我们有过约定吗?”方菲在边上问,怎么拒绝人家了?苏茗笑:因为他不够英俊。

看,其实男女都一样,爱美之心人皆有之,谁不以貌取人?

苏茗告知方菲,她要回南宁了。方菲说,我还要等到七夕情人节去束河看看有没有艳遇对象呢?苏茗笑道:“你手下留点情,别把丽江的男人都一网打尽了。”

第二天一早苏茗便离开了,未与方菲道别。又是一天一夜的火车,苏茗在车上想起来时的两个念头,她在丽江一个月,谁都没有遇上,一切都没有改变。

站在南宁的火车站,城市依旧炎热,阳光依然刺眼。她环顾四周忽然不知道要去哪里,在树荫下立了半晌。打开手机,给林之然发了一条信息说:我回来了。

南宁的阳光原来与丽江的月光一样让人寂寞。

<< 丽江雨天 / 时光如流水 >>

专题推荐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平凡的水果世界,平凡中的不平凡。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看水果还是水果 ,看水果已不是水果。这境界,谁人可比?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所以,过年的时候“禁忌”特别多。当然,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

评论
0/200
表情 验证码:

Leon/哈酷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